一段李笑来的录音,掀开了币圈躲在「区块链」概念背后最不堪的那层纱,所有的丑陋、势利以一种赤裸裸的方式,冲击了所有人的眼球。「李笑来」这个名字也似乎一夜之间成了币圈乱象代名词。他说出的难道不是币圈真相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支持者们却依然恬淡如昨。

资深群友们感叹总结:

现在的行业畸形在于:投资人先看看站台的人是谁,投资团队哪些,问一些很没意义的,你准备上哪个交易所,开盘几倍,啥时候让我出货——再加上创始人是不是网红或者有那没有网红潜质——真的有人关心区块链实际落地应用价值吗,少之又少——这些既是李笑来录音门的总结,也是币圈的现实映射。所以李笑来们,与其叫区块链投资者,不如就叫炒币者。再还是攒币、发币、炒币一条龙的操盘者。

我们依据公开资料和官方消息,整理了李笑来近年来「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上的一些典型做法,之所以选取李笑来为窗口,因为他极具代表性,自 2013 年以在央视上自爆拥有「六位数比特币」并因此被业内称为「比特币首富」以来,关于「六位数比特币」的真实性,及其个人财富成长路径就争议不断,直至录音门爆发,李笑来这个名字,似乎已成为币圈网红力量的代表,更是国内目前币圈乱象的典型缩影。

此文旨在管中窥豹,盘点历史和现状,以求解决问题之路经,对未来启迪,希望更多以理性建设性推动区块链变革。

其实,早有媒体对李笑来的报道称:复盘李笑来的“通向财富自由之路,实际上就是一条名气变现之路,他充分利用自己的名气,配以精妙的营销,最终通向了财富自由。这与录音门中,李笑来自己总结的先成为网红,有自己的 IP,再组建社群、价值投资无用论等的区块链投资逻辑一样。

一篇文章曾引用对李笑来的评价:曾经一次微醺,李拿着手机跟我说:不用去同情那些傻 X 们,也不用承诺什么,只要你看起来强大,他们甘愿给你交钱。当时阵阵凉意,把自己的信徒说成傻 X,其实他心里应该都清楚的,我想。

当然过后,李笑来否认他说过这句话。但是这段话的意思,却与本次录音门暴露的意思和语气也都如出一辙。

乱象看似可怕,但比现存乱象更可怕的,是集体无意识地认为理所当然,一如既往,甚至有人还翻版了一份正面解读。所以,即使灰色手段层出不穷,舆论质疑绵延不绝,政策高压并未缓解,但他们依然安然自得我行我素,榜样的力量给了后来者与同行者们信心与参照。那么是什么缺位了?

募资手段千奇百怪

有人在网上发布过一张树状图,称之为「李笑来圈钱史」,将其近年来的募资手段做个分类,我们也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求实和一一验证,虽然不够全面和个别细节描述不够精确,但大体如实,我们在此基础上也做了更多资料搜集,通过梳理其不同的募资方式也发现,以李笑来为代表的币圈募资手段的确可谓千奇百怪,但也基本涵盖或者说引领了潮流,参与募资者众。

谁在纵容币圈乱象「李笑来」们?

这也是为什么,多位投资者虽然在李笑来的投资项目上多有亏损感到愤恨时,也还是向钛媒体表达了对李笑来的感谢,「他算是带我们入行入圈的」。通过流量优势,以李笑来为代表的网红大 V 的确不断吸引着新的韭菜进场。对李笑来来说,不仅数字货币,不仅 ICO,几乎每一个新时期出现的新的募资方式,例如中间曾经股权众筹的短暂兴起,他都没有错过,与区块链更是关系不大。总结看有以下几种典型募资手段:

一、法币募资、比特基金与股权众筹

2013 年在央视自爆「六位数比特币」一站成名后,李笑来众筹了 350 多万美元(当时相当于 3 万个比特币)创建了比特基金(Bitfund),吸引了吴钢等众多币圈大佬参与认购(多位大佬直接以比特币认购,或者为了更合法化,将比特币兑换成了法币后认购)。

媒体报道称,到了 2017 年 11 月,距比特基金的四年兑付约定期限过去 4 年,李笑来却单方面宣布延期 1 年兑付。

宝二爷的一个朋友借他的微博发布一条视频,说自己放在(李笑来)基金里的 3 万枚币蒸发了,宝二爷本人在视频中喊话:最应该和李笑来撕逼的应该是老吴。吴钢随后转发微博并且表示:「我希望 Bitfund 能够对 LP 公开透明,不负初心和托付。」

但他们并没有得到回应。

而无论是新生大学、马克新生学院,还是一块听听,都是没有延续至今的项目,但都成了当时用来募资众筹的手段,也进行了股权众筹。同时,备受诟病的问题也都几乎没有差别:项目团队和进展不透明,财务管理不公开,即便 LP 都无法获得基金财务报告,项目多为李笑来攒局而非普通投资,项目最终几乎都倒了。

谁在纵容币圈乱象「李笑来」们?

二、600ETH 入会俱乐部

给微信群收高额入门会以做共同投资,李笑来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都显示了监管地带的完全空白。

谁在纵容币圈乱象「李笑来」们?

支付 600ETH 的人当然不会白白付出,会通过各种办法找补回来,不仅要收回成本,还要借机大捞一笔。不仅如此,交了 20ETH 的人很多又自己拉群,每人收 2ETH,又发展了一层下线。作为之前李笑来的追随者,MrChow 撰文称,他的解释是,600ETH 是为了筛选出合格投资者,达到这个资产门槛的人才能和他的基金合作。这又是故意混淆概念:要求投资者证明拥有这么多资产,和要求投资者支付给他这么多资产,是两回事!

谁在纵容币圈乱象「李笑来」们?谁在纵容币圈乱象「李笑来」们?

不过入群之后,向群友们推荐等大多数币,又有多个都与李笑来自己发行,并上自己控制的交易所有关。几个月后李笑来推荐的这些币,大多破发严重,很多至今也未恢复元气。在一片骂声中,李笑来在 600ETH 群里退了 500ETH——最后迫于压力终于把那剩下的 100ETH 也退了。

但这种入门方式至今仍在币圈各种炒币喊单群里流传。

三、风利基金用支付宝「吸储」

根据李笑来官方微信号的发布,风利基金每份最小 2 万元募集,通过支付宝集资,按照年化 8% 的利息计算,投资者两年后赎回本金。举例来说,某位投资者投资了 10 万元人民币,两年后到期,赎回本金 10 万人民币,期间产生的利息为 1.6 万人民币,以众筹的方式投入了某个早期创业项目。利息虽然是两年借期之后才能落实,但风利基金在投资者投入资金之后垫付相应的利息先行进行投资。有律师看了该文件后表示,从描述来看,风利基金已具备典型含固定回报承诺的「吸储」功能,可能会涉嫌部分「非法吸储」的可能。

谁在纵容币圈乱象「李笑来」们?

迄今风利基金已经做了超过 30 期,并且还发布了固定利率的理财产品风利投资(如下图),该理财产品同样不具备任何资质。

谁在纵容币圈乱象「李笑来」们?

四、用糖果币混淆 ETF 开放基金

虽然李笑来在媒体采访中说他没有推荐炒币,在央视上更是声明自己 99.99% 都是被站台,但是网络上他推荐各种币的记录仍然比比皆是。也由此,他受到了大量的网络质疑。

以下节选自李笑来曾经追随者 Mr.Chow 的一篇文章,发表于今年 2 月,也是对后文中,李笑来录音实录里有提到的 Candy (糖果币)的一些疑问:

「李笑来的公众号」学习学习再学习上有一篇文章《错过了比特币,别再错过糖果》,仔细讲解了他发行的糖果币 CANDY,在哪里领,价值跟哪些币锚定。

引用一下李笑来官方描述:

说白了,CANDY 就像是 ETF (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一样,显示着其所包含的代币的价值。这些代币包含 PRS、BIG、XIN、MTN 等在内的近二十种代币,目前总价值即将突破 8000 万美元。

ETF (Exchange Traded Funds)是股票里的概念,实际上就是把一揽子股票交给一个共同管理者,打包并重新发售的新股票。

这番解释避重就轻,故意绕过最关键的概念。最关键的概念是什么?是 ETF 基金份额的价格如何做到「锚定一揽子股票的价格」。本来应该是这样做到的:

1、在一级市场,交易者可以直接拿自己持有的一揽子股票去换取 ETF 基金份额,也可以用 ETF 基金份额换回一揽子股票,因此基金份额的价格等于这一揽子股票的价格。

2、在二级市场,交易者可以挂单买卖 ETF 基金份额,成交价格跟那一揽子股票的价格相比,可能会有溢价或折价。

3、由于在二级市场交易 ETF 基金份额有溢价或折价,就会有人从事一级二级市场间的套利交易,最终会把溢价或折价拉平,套利交易的存在使得二级市场的 ETF 基金份额价格不可能跟一揽子股票的价格偏离太多。

那么,CANDY 是一种 ETF 吗?

CANDY 确实可以在 BigONE 交易所挂单买卖,也就是可以在二级市场自由交易。但一级市场在哪儿?我能把我的 CANDY 兑换回那一揽子的各种代币,或者反过来用一揽子代币兑换 CANDY 吗?我找遍了 candy.one 官网也没找到这个功能,官网上有人提出这个问题也没有得到回复。

所以现状是这样的:

1、李笑来声称他把一揽子各种代币放进了糖果盒,总价值 8000 万美元。

2、至于到底锁定没锁定这些代币,谁也不知道。

3、就算真的锁定了这些代币,它们跟 CANDY 之间也看不出有任何联系。因为 CANDY 的一级市场是不存在的,只有 BigONE 的二级市场。

4、那么在二级市场上 CANDY 该值多少钱?反正有人卖,有人买,你相信它值多少钱,它就值多少钱。

5、如果你相信 CANDY 锚定的总市值是 8000 万美元,所以每个 CANDY 应该值 8000 万 / 1 万亿 = 0.00008 美元 ,你愿意当这个接盘侠,那也是你的自由。李笑来不是刚讲过么,在现代交易市场上,没有任何一笔合法交易是被迫形成的,双方买卖自由。

6、candy.one 上面无数人留言提问「为什么提币到 BigONE 等好多天了一直在审核中」?而我想问的是,BigONE 上面搞活动发放的 CANDY 远远少于 candy.one 上发放的,而 candy.one 上领到的币又提不出来,那么 BigONE 上挂单卖 CANDY 的都是谁在卖?

从 MIXIN (注明:也是李笑来发起的另外一个著名项目币)到 CANDY,鼓动粉丝们用分销链接刷屏是「笑来系」发币的惯用伎俩。每次看到微信群和朋友圈全被攻陷,真的觉得很恶心。

营销就像味精,本身并不能成为菜,而且也不需要太多。落地的产品没看见,天天就看见无数粉丝被裹挟着铺天盖地做营销,你说烦不烦?

所谓「发糖果」,真的是李笑来自掏腰包给大家发福利吗?不是的。本质上不过是发动一部分群众割另一部分群众的韭菜罢了。

1、通过层层分销,让社交网络中的大 V 有机会收割他们的粉丝,培养大 V 们的忠诚度。

2、通过自家完全控制的交易所 BigONE,让最忠诚最脑残的韭菜们接盘。

五、发币、发币、发币

有人经过不完全统计,把李笑来参与发币或者「明确站台」发币的项目进行统计,数量多达数十个,这些代币也大多上了李笑来自己掌握的交易所

谁在纵容币圈乱象「李笑来」们?

而这些为了发币而发币的项目,荒谬到,一个发币(ERC)地址下还可以有多个发行的币。此处需要解释的是,一般以太坊上发币,是一个 ERC2.0 合约地址对应一个代币。经钛媒体找技术人员进行的地址验证,在李笑来发行的两个典型代币 Candy 和 Pressone 的 token 合约地址下,都的确各有多个不同币的记录。这些币又疑似进入了前述 600eth 俱乐部推荐里。

而上述这五大操作,都离不开的是另一个典型的利益循环。

交易利益链毫无区隔

疯狂做市操纵一条龙

以下引用自李笑来「录音门」事件中广为流传的录音内容,发言者为李笑来:

我不管你是投机还是投资,赚到钱的才是成功,你投资也可以失败,你投机也可以成功。到最后他妈的我跟你讲一大堆世界观,我操你不赚钱,投资干吗的?核心目的目标只有一个赚钱。所以这他妈的,所以你一定要找到最核心的东西,然后我们把它当作第一性原理我们不能骗自己你这样能理解吗?

当然,我们会研究很多战术,来完成这个东西。就是说你看我做 Candy (糖果币),用一个那么烂的技术团队,第一天网站挂了负载均衡没做,第二天终于好了,第三天短信费他妈居然没交足。第四天终于好了,第五天。网站被拖库了,所以所有的数据库都被人拿走,亏的那个网站上根本就没有钱。但是我知道那个网站上没有钱,所以我不管你搞得好不好,你只要搞起来就行。七天两百万用户,流量放大不起,我达成我的目标,我们会研究这些战术的,怎么迅速的把流量搞起来。

然后又怎么才能把它持续的,就它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说我们往里放多少个糖果币,我那个糖果盒里我容多少糖果,那我知道我肯定是有核心竞争力的,所以我出去抢钱,我根本就不是说跟人商量,立马跟我合作你就扔进来,否则别合作了,少废话,所以我有这个强的能力,所以这个别人拼不过我。然后我也在担心说那他妈有钱,有一天我抢不动了怎么办?所以我会把它变成一个交易所

到 4 月份它就是一个交易所,你上架你总得往里扔,所以这就持续了,他只要持续,我操,它就能涨,所以我心里有数,然后我再怎么样通过我的方式把这些糖果币分散到足够多的人手里面,现在看已经至少分散到 300 万。因为现在是注册用户应该超过 800 万了。但实际上这里有很多样模板,把他们踢掉也剩 300 万。

然后再做个交易所,然后那些糖果币现在已经有定价了,所以我下一步就是说它里面有三样东西:一个是交易所,这交易所保证持续的往里放币;然后一个是游戏中心,就是一个游戏的引擎,就是捕鱼达人就是他们的开发的,他们能做一切概率游戏,我把这个游戏厅开起来,这样的话就是看你在里面就有消费和循环了,然后我又把那个,你知道金马吗,他有代投社区,定投社群,3000 多这个付费用户,然后把他们拉起来就很简单。

我问金马,我说你这些用户一共交给你多少钱?他算了一下是大概 160 万。我说那这样,就是我给你 1600 万,价值 1600 万人民币的十倍收益(糖果或币),你发给你的用户,他们就爽翻了。然后你发动他们干一件事,就把那个新闻版块运营起来,四处摘好新闻,大家现在都在去做区块链媒体,互联网发生过事情会重新发生的。就是当这种媒体多起来之后,下一个大号它就不是某个媒体了,它是聚合媒体,大家把东西贴到一块。大家来看这就好了,然后再把信息分发出去。

我说你就把这个弄起来了。所以这上面,流量有了,媒体有了,游戏厅有了,这个交易所有了,那这个东西它就转的起来。所以就是说你通过这个例子能看出来,就是我们是很研究战术的。我们很知道怎么去干,然后去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到头来大原则上,你要是真信那套(价值投资),你就废了。

过去融资三个月,现在融资五分钟,过去上交易所就纽交所 18 个月,现在人家同意直接上,所以中间环节是一定会被干掉的,所以我要是当中间环节我就傻逼了。所以其实我们(注:应该指李笑来的 inb 资本)是家技术公司。我们是一家技术公司,你想发币我们能马上给你发;你想建立要求网络,我们马上有现成的给你用;你想开交易所,我直接跟你对接;你有社区想转化成区块链项目,区块链积分,我马上给你介绍全币种钱包,然后你想快速的建立社群,你给我足够代价,我肯定马上给你能把流量导过去,我们是干这个事。

上述内容,几乎是全部录音最精华的部分,充分曝光和拆解了币圈大佬或者说币圈流量掌握者们,疯狂做市操纵一条龙的操作方式, 且在交易所、媒体、代币发行方几乎合为一体, 交易利益主体之间毫无区隔。

有一篇自媒体文章总结了一句话:「李笑来们」本身就是利好或利空的风向标,他们大多数人要么拥有代币发行权,要么拥有交易所,甚至将二者都握在手里,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李笑来们财务自由了,散户则成为韭菜。

财新网也曾报道,当时有业内人士认为,李笑来自己发行 ICO 项目,并将其放到自己投资的平台上进行交易,相当于交易所参与 IPO。

《新京报》也还原过李笑来一项操作称:李笑来既是 EOS 开发 block.com 的成员,又是为 EOS 进行众筹的云币网的股东,利用云币网平台做交易为 EOS 众筹,相当于把云币网客户的钱,变成自己口袋里的钱。

媒体报道称,去年 7 月 10 日,除了 EOS,李笑来还开启了另一个比较大的 ICO 项目 Press.One,宣布发售 220 亿代币,其中 100 亿枚 PRS 通过众筹完成,价值 2 亿美元。这个项目的最大争议之处在于没有白皮书,仅在官网写着几百字的介绍。

一个不知所云的项目,连白皮书都懒得写,竟然想募集 2 亿美元,太荒谬了。当时一名投资者对《新京报》说。当然,现在 Press.One 的现状就不用说了,至今团队不明,价格暴跌之后,Press.One 的代币,也几乎成了仅在李笑来自己掌握的交易所 Bigone 上交易的鸡肋。

政府「公信力」成为消费品

因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在中国政策层面依然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地带,使得政府公信力成为特殊背书。

今年 4 月 9 日,雄岸基金对外发布消息称,浙江杭州余杭区政府、未来科技城管委会与杭州暾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了一个名为「雄岸全球区块链创新基金」。该基金总规模 100 亿元人民币,由姚勇杰的暾澜投资和李笑来、老猫联合创立的 INBlockchain 组成的雄岸基金管理公司进行管理。

据媒体报道,杭州市政府引导资金将出资 30 亿,占基金总额度的 30%,70% 向社会合格机构投资者公开募集。

从此之后,李笑来就背负了更多政府支持的色彩,雄岸基金按中国首个政府背景支持的区块链投资基金形象在外活动,相对基金来说,更需要政府背书的,是雄岸基金投资的那些币圈项目

谁在纵容币圈乱象「李笑来」们?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雄安基金公布的首批投资名单中,有两家交易所 VNbig 和 ThinkBit,与此同时,其他多个项目方都正在筹划 ICO,政府背景加持无疑成为它们的最大砝码。虽然现在所有交易所都号称是海外交易所,但不可否认的是,交易所依然是国家政府严令禁止的范围,ICO 更是在去年 94 被一刀切之后,也是尚未明朗。

事后,也有媒体致电出资方之一未来科技城管委会和余杭区政府了解情况,但未获得答复。在科技城官方网站所披露的 2018 年预算材料中,并没有任何政府性资金基金支出。

据知情人士称,政府引导基金这种行为乃重点规划领域的正常招商引资行为,很难称得上是政府背景资金。同时,发布会后,政府实际也还未实际出资,因为该事宜在杭州市政府内部也存在很大争议。目前,该项目在政府层面也已暂时搁置。

不过据参会现场人士称,实际上,杭州市领导揭牌和站台等事宜也并非基金而是研究院。

谁在纵容币圈乱象「李笑来」们?

一位当地政府部门人士说,在这件事里,政府显然也成了被懵的带进去的那一方。浙江与杭州政府向来是敢于尝试,积极支持创新发展经济,领导开明且照顾民营企业。但如果因为炒币需要,利用政府风险投资引导政策,虚构百亿政府基金形象,以吸引散户信任为目的,使得政府公信力被消费,这就变味了。

上述这些,都远非一人一事,而是极具代表性和普遍性的行为,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喊单、拉单,操纵交易等行为随处可见,但因为中国现有法律标准和对加密货币对定性尚不清晰,几乎难以管理。

综合看来,为何会出现整个币圈被放纵的乱象,有如下几个原因:区块链的知识和认知门槛较高,具有很大迷惑性,普通百姓看不懂只能追随所谓信任的网红力量,政府看不懂则只能暂时观望;被各界塑造的一夜暴富幻想和榜样,不断在激励着人性贪婪的铤而走险通向财富自由之路;监管不明朗始终如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空中,但由此带来的套利空间也巨大,巨头参与少,传统主流竞争者不敢进场,在竞争不足当情况下也给了市场里的投机者巨大的套利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