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为什么这么火?

《我不是药神》:如何解决「不可说」的医疗痛点?

先剧透一下:

一家瑞士公司发明了一种治疗白血病的药物——格列宁。由于关税制度,这种药在中国的售价为四万块一瓶,很多病人都吃不起。

然后,有一家印度公司仿制了格列宁,出厂价只要 500 块。主人公勇哥发现了这个商机,将其带到中国,卖 3000 块一瓶,救了很多人。

由于存在专利保护,所以仿制和售卖药品都是非法的。勇哥挣了一些钱之后,就金盆洗手不干了。如此一来,仿制药断供,病人还是只能吃高价药,或者干脆不吃……

后来好友之死另勇哥决定再次出山,去印度弄点仿制药。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他的动机里,利益占比很小,干脆只卖 500 块钱,来回费用都自己贴。再次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

最后,勇哥因为卖假药被抓了起来,坐了三年牢。格列宁进入国家医保系统,世界大同,患者都吃上了低价的正版药。

虽然光明的尾巴不太可信,但《我不是药神》货真价实的成了 2018 年暑期档的票房神话,上映第一周票房累计突破 13 亿人民币,勇夺全球票房冠军。豆瓣网友毫不吝啬的打出了 9.0 的高分,微信朋友圈也被这部剧刷屏。

归根结底,是刺痛了中国人的神经。

《我不是药神》:如何解决「不可说」的医疗痛点?

《我不是药神》的故事原型来自陆勇(上图)。

2002 年,34 岁的江苏无锡人陆勇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必须服用一款瑞士出产的药品「格列卫」来控制病情。

格列卫是「明星抗癌药」,它成功的将致命的慢粒白血病变成了一种仅需规范服药即可控制病情的慢性病,可说是不折不扣的「救命药」。然而,这个药的价格相当昂贵!

虽然家境殷实,但两年 50 多万人民币的巨大开销还是让他开始担心。后来,陆勇接触到了一款印度的仿制药,开始以自己作为实验对象,测试药物的有效性。

幸运的是,这款仿制药的药效不错。之后,陆勇开始把药物推荐给更多病友,并帮他们从印度代购仿制的格列卫。

2014 年,陆勇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在病友联名呼吁下,公检部门撤销起诉,陆勇被释放。

为什么会产生《我不是药神》般的悲剧?

《我不是药神》:如何解决「不可说」的医疗痛点?

研制费用高,专利价格贵

实际上,研究一款新药,通常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和巨额的资金。

以小分子药物为例:

临床前的研究阶段通常需要 4-7 年。其中,研发 2 到 3 年,临床前的药理、毒理实验需要 2 到 4 年; 如果有幸通过临床实验审批,接下来就可以进行 3-7 年的临床实验; 实验结果正常,才能进入新药上市审批和上市后研究; 上市后再审批通常需要 4-10 年。

可见,一款好药的诞生,是真正的「十年磨一剑」。在此过程中,药企投入了巨额经费,研究者夜以继日的工作,如此往复,人类才战胜了一个个疑难杂症,越来越多的人才有了「救命药」。

人类与病魔的斗争史就是一部科学史。

1889 年,英国外科医生斯蒂芬派吉特完成了一篇论文,首次将对癌症的研究提高到了分子水平上。 后来,德国病理学家大卫保罗汉塞曼在此基础上,首次将癌症放到了遗传学的角度进行研究; 接下来,德国生物学家西奥多•勃法瑞进一步奠定了格列卫的理论基础; ……

经过无数前人的努力,制药企业终于将所有研究成果的结晶制造成了药品,那就是格列卫。

格列卫从开始研发到上市耗费了 50 年时间,制药企业诺华在其上投资了超过 50 亿美元,成就了数位美国科学院院士,还催生了不少医学上的重大发现。

格列卫的发明距今已经十几年,但科学家们并没有停止继续研发的脚步。

为了有动力和资金基础去研发下一款药品,药企必须要在专利期内把药品尽可能的卖出高价,才能获取利润。根据相关法规,专利药存在保护期限,只要期限一过,仿制药就可以合法生产。这样一来,正版药的价格将遭遇断崖式跌落,也就不再能为药企赚大钱了。

所以,只要一种药物在专利期内,大部分国家的患者都吃不到便宜药。

经手渠道多

一盒药从生产出来到消费者手里,有层层的代理关系,如省代理给市代理,市代理给医院等等。由于每一层都要有自己的利润空间,药价会被进一步提高。

抗癌药进入「靶向药时代」

近年来,在癌症领域,靶向药越来越受到人们欢迎。靶向药能够瞄准特定的病变部位,并在目标部位蓄积或释放有效成分。在提高药效的同时,能抑制毒副作用,减少对正常组织、细胞的伤害。在 2017 年全球抗癌药销售额前 10 位中,靶向药都是强势霸主。但靶向药的价格也相当高。

在以上因素的共同影响下,抗癌药的药费也就成了很多患者家庭的沉重负担。

印度代购为什么这么便宜?

《我不是药神》:如何解决「不可说」的医疗痛点?

如果一个国家严格执行药物专利保护,是不能制造相应药物的仿制药的。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执行专利保护政策。

然而,印度是个例外。因为印度有一项独特的制度:「专利强制许可」。

该法案规定,当专利危害到居民健康和国家安全的时候,国家有权不经过专利所有者的同意,将它强制许可给本国的生产厂家来进行强制仿制,这能够防止落后国家因为买不起专利药而无法保证国民基本医疗和国家安全。

所以,印度在仿制药生产上全球领先。即便是在美国上市不久的新药,也很快能出现在印度市场。

如何构建一个人人都可以进行价值交换的世界,才是我们的主题。

区块链能做什么?

《我不是药神》:如何解决「不可说」的医疗痛点?

区块链技术的好处显而易见:透明度高,稳定性好,不可篡改,有效解决数据冗余,安全可靠。

区块链已经在很多领域发挥作用了,从汽车到人工智能,区块链应用广泛。而医疗健康领域很可能是继金融领域之后,区块链技术的第二大的应用场景。

来看看区块链在医疗领域的几个典型应用:

电子健康病例(EHR)

医疗记录具有严肃性,直接关系到人的生命。遗憾的是,这种记录通常是不完整的,还容易出错。因为数据处理过程很难标准化,医院不得不使用不正确或不完整的患者记录。类似 MedRec 这样的医疗区块链项目在保证数据共享的同时,提供了多重身份验证,保护了患者隐私。

DNA 钱包

基因和医疗数据能够运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安全存储,并通过私人秘钥获取,这就形成了一个 DNA 钱包。基于此,医疗健康服务商能够安全的分享患者数据,帮助药企高效的进行药物研发。目前,这种模式正在逐步推广。

加密货币支付

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促进了比特币支付,给予病人进行保险支付更多的选择。虽然这也依赖于比特币在市场上的发展状况,但提供这一方式的保险公司相对于竞争对手来说也有着更大的优势。对于健康医疗保险公司而言,区块链作为金融服务的一个部分正在被建立。

药品防伪

与编码防伪技术类似的是,对于运用区块链技术防伪的药品而言,在药品包装盒表面有一个可以被刮去的面,底下是一个特别的验证标签,这与区块链相互对照来确保药品的合法性。

蛋白质折叠

由于蛋白质折叠过程十分迅速,斯坦福大学先前依赖非常昂贵的超级计算机来模拟蛋白质折叠过程。这种方式花费巨大并且可能存在单点故障。

通过运用区块链技术,他们能够选择使用一个巨大的分布式网络来进行高速运算。这将会吸引那些使用超级计算机的企业参与其中。

区块链对医疗行业的意义

《我不是药神》:如何解决「不可说」的医疗痛点?

医疗行业目前遭受大规模的数据质量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来自医生的错误、黑客攻击,或者电子病历未能及时更新。无论如何,医疗记录还没有达到可以被完全信任的地步。

除此之外,多个医疗主体和器材供应商持有的患者记录不尽相同,受制于数据访问权限,他们不可能相互检查,致使患者处于一种随时可能会遭受身体和精神伤害的境地,更别提金钱损失了。

区块链技术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没有任何实体将会负责掌管这些数据,但是各方都要负责维护数据的安全性和完整性。这种方式为医疗行业提供了唯一的真实性来源,使生命安全得到了保障。

相信在区块链技术的参与下,医疗行业的发展将会越来越健康,《我不是药神》式的悲剧也将不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