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加密货币市场 2017 年 12 月的牛市之后,比特币期货似乎给许多加密货币爱好者留下了一个奇怪的印象。那些追随加密货币世界动态的人们通常是这样看待比特币期货的:它们诞生于 2017 年底 ; 是由芝加哥期权交易所 (CBOE) 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 这两家受到监管的知名传统交易所提供的 ; 它们有助于管理投资风险,例如可以吸引机构资金入场、减轻币价波动、为相关资产提供信贷等。

直到最近几周,随着关于加密货币期货的新思想开始越来越频繁地涌现在媒体领域,人们才对它有所改观。从主张大规模镇压加密货币,到提供加密衍生品的平台越来越多,再到即将到来的以太坊期货……这些发展表明,我们需要重新看待加密货币期货。这些衍生品已经问世了半年多,这个资产类别在加密货币金融中的作用也开始浮现。

期货起源

简单来说,期货合约 (期货) 是在未来某个时间、以某个价格买卖一定数量产品的协议。期货既是用作降低大宗商品价格波动风险的工具,也是一种可交易的衍生产品。

加密货币社区期待比特币期货进入受监管的衍生品市场的原因有很多。长期以来,期货一直被视为是将加密货币金融世界与传统金融机构系统协调连结起来的第一步。期货合约在明确的法律和运营框架内运作,保证了合法性和安全性,这一直是精明的华尔街公司们所等待的,以便其最终能够赶上加密货币热潮。

附带的好处包括增加了加密货币市场流动性和透明了参考价格,换句话说,使加密货币市场更加稳定和合法。与此同时,加密货币期货给大批散户投资者带来了希望,他们不用再在不受监管的现货交易所谨慎交易了。对于这类交易者而言,比特币期货的最大优势可能在于其安全性:现金交割的加密货币期货并不需要触及加密货币本身,消除了人们对黑客攻击和加密资产被盗的担忧。然而,没能持有真正加密货币的缺点是,期货交易者在加密货币分叉的情况下没有资格获得免费分叉币。

随着芝加哥期权交易所 (CBOE) 于去年 12 月 11 日推出以现金交割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其竞争对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 也紧随其后在 6 天后推出类似的比特币期货,同时比特币衍生品和比特币本身的价格也在前所未有的宣传浪潮中飙升。芝加哥期权交易所 (CBOE) 的合约乘数是 1 个比特币,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 的是 5 个比特币。这两家交易所都允许交易者能够买入期货合约 (做多) 和卖出期货合约 (做空),这意味着投资者可以押注比特币价格是上涨还是下跌。

芝加哥期权交易所 (CBOE) 充分利用他们与 Winklevoss 兄弟运营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Gemini 的合作伙伴关系,并利用他们跟踪加密资产价格的经验创建了一个 Cboe Gemini 比特币期货指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 (CME Group) 则与一家总部位于英国、在加密货币衍生品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公司 Crypto Facilities 合作,创建了自己的价格跟踪工具——芝商所 CF 比特币参考汇率和芝商所 CF 比特币实时指数。

币价下跌是为何?浅析比特币期货对加密货币市场的影响

期货对比现货,期货价格在约定的未来时间,买入卖出价格与之前期货合约约定的一致

步入熊市

尽管比特币期货被大肆炒作,但人们很快就发现,比特币期货的交易量并不像一些爱好者预期的那么多,这引起了第一波刻薄批评。事实是在最初的飙升之后,今年 1 月比特币价格急剧走低,这也无助于其衍生品市场的增长。

社交和多资产经纪公司 eToro 的高级市场分析师 Mati Greenspan 认为这种变化并不令人惊讶:

比特币期货确实为新投资者打开了市场,否则他们将无法参与其中。然而,迄今为止其交易量相当温和,这并不令人意外。今年比特币的价格一直在稳步下降,且只要其价格走向往下,就没有什么刺激可以吸引人入场。

尽管将交易量低迷归因于相关资产市值的下降可能并不正确,但一些观察人士指出,这两者实际上是像鸡蛋和鸡一样的周期关系,相互影响。早在今年 1 月份,当大量解释比特币价格崩溃的说法开始出现在媒体领域时,其中一个不太明显但又很合理的说法是:比特币期货交易已为看空加密货币的投资者打开了加密货币市场。

散户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在期货交易方面采取的不同策略可以作为这一说法的间接证据。正如《华尔街日报》今年 1 月份的一项研究所揭示的那样,“新手”更倾向于押注比特币价格的上涨,而机构参与者则倾向于做空比特币

然而在当时,这样的担忧似乎从主流媒体的雷达中消失了。直到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发布信函暗示比特币期货的出现与其币价的下跌「并非巧合」之后,这类担忧才重新出现。美联储的分析人士解释说,比特币期货的出现首次让「悲观主义者」有了一个工具,来对抗之前推动币价一路上涨的「乐观主义者」。类似的另一个证据是 Fundstrat 的 Thomas Lee 将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归因于 Cboe 期货 6 月中旬的到期交割。

然而,这个问题似乎远未得到解决:那些指责比特币期货使币价下跌的人也遭到了另一方同样强烈的反驳。

「我最近做了一些计算,但似乎没有得出什么结论,」 Mati Greenspan 说,他认为期货市场的规模根本不足以将整个加密货币生态系统推向漫长熊市。

投资平台 SharesPost 的董事总经理兼研究主管 Rohit Kulkarni 承认那些“悲观投机者”有一定影响,但他把其主要原因归于 2018 年上半年的监管动荡:

后来的 「2017 年 12 月后」比特币价格下跌并非由于这些期货的推出,而是由于围绕加密货币市场的监管不确定性。此外,我们认为悲观投资者的非理性投机行为也造成了过去六个月的价格变动。因此,我们认为,现在的加密货币熊市明显是在将短期投机者清除出生态系统,这有利于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长期发展。

进一步发展

芝加哥期权交易所 (CBOE) 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 也不是唯二两家推出加密货币期货的实体,而比特币也不是这些合约对应的唯一资产。自今年 3 月以来,英国金融机构在这一领域的爆炸性新闻不断出现。今年 3 月,英国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floor 宣布推出首款实体结算的比特币期货产品,登上了头条新闻。

同样在今年 3 月,有消息称,创业公司 Crypto Facilities 从 2016 年 10 月起就开始提供与 Ripple 的 XRP token 相关的期货合约,但出于某种原因,并没有进行过太多的宣传。今年 5 月 11 日,Crypto Facilities 在加密货币领域又爆出了另一个重磅炸弹,披露了其最新的 ETH/USD 期货产品。最重要的是,6 月份这家公司又推出了首个受监管的莱特币期货 。

由于监管方面的障碍,这样的行动是不可能跨越大西洋流行的。美国的一些老牌企业似乎也有资格加入这一加密货币衍生品竞赛,但它们仍未做出决定。

然而,这并不是说美国企业停止加速推出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今年 5 月初,《纽约时报》报道称,高盛和纽约证券交易所都在加速推出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及相关产品的计划。几周后,总部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 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 将比特币期货列入了其金融产品中。

今年 6 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财务总监 William Hinman 对监管机构所认为的以太坊表示,「目前以太坊的供应和销售不属于证券交易。」 这一监管的突破性进展可能会对美国的加密货币期货产生重大影响。这一声明给该行业注入了活力,理解加密货币的芝加哥期权交易所 (CBOE) 总裁 Chris Concannon 谈到,这为以太坊期货清除了一个关键障碍。如果芝加哥期权交易所 (CBOE) 开辟了推出这一个产品的道路,考虑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 与 Crypto Facilities 的合作伙伴关系,那么不难想象芝商所会迅速赶上,因为 Crypto Facilities 其领先的以太坊衍生基础设施已经准备完成。

显然,尽管面临各种挑战,基于加密货币的期货很大程度上成功地促进了机构资本进入加密货币金融生态系统。大多数专家对这一趋势的进一步发展持积极态度,设想加密资产成为金融体系的一个合法组成部分。

「随着我们接近期货交易的周年纪念日,我们预计更多的机构投资者将在加密货币专用基金上有大动作。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最近 A16Z 的通告,这是由 Andreessen Horowitz 发起的 3 亿美元加密货币基金,致力于投资加密货币及其他区块链相关项目,」Kulkarni 指出。

区块链解决方案提供商 GECKO Governance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Shane Brett 似乎也有同感:

加密货币期货的出现是主流采用率增加的明确标志,它有助于加速市场的成熟和合法化。

对散户投资「新手」来说,到目前为止,加密货币期货推出带来的直接好处可能要小得多。

「对于主流华尔街投资者来说,做华尔街期货真的没什么好处。他们也可以直接购买比特币。同样,期货的最小合约乘数也可能成为进场的障碍。芝商所的合约乘数为 5 比特币,这比大多数散户客户投资者习惯交易的更多。即使是合约乘数为 1 比特币的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合约,大多数人也难以习惯。」eToro 的 Mati Greenspan 总结道。

链闻 ChainNews:提供每日不可或缺的区块链新闻。


原文作者:Kirill Bryanov
链闻编译:Ajina
版权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链闻 ChainNews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