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谋杀,竞选总统,被下毒的比特币鼓吹者

到 2020 年,比特币要涨到 100 万美元。

两周多前,说下这句话的人突然中毒倒下。

他叫 John McAfee。两周前,比特币连续震荡下跌。人们猜测,是那些听信 John McAfee 却被比特币套牢的人下的毒。

真相尚不为人知。

今年 73 岁的 John McAfee,一生比好莱坞剧本都精彩。50 多年里,他酗酒、淫乱、嗑药、贩毒,他被国际警察通缉,满世界逃亡。他还多次宣布要参加美国总统竞选。

但他最为币圈所熟知的一个身份,是吹捧比特币的人。

生命折转起伏,充满了危险,也充满了惊叹。他曾经逃亡的经历甚至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小说。但这并不代表每次故事的结尾都一样完美。

John McAfee 便是这样,两周前他躺在病床上,满身插管,把自己耗得筋疲力尽。

被下毒的比特币布道者

多看一眼都觉得肉疼的场景是很 McAfee 的。遍布全身的管子是命悬一线的代价,彪悍的人生在惨遭他人下毒后,病躯貌似也显得分外脆弱。

涉嫌谋杀,竞选总统,被下毒的比特币鼓吹者

50 多年里,他嗑药、贩毒、开公司、被国际通缉、竞选总统、也搞数字货币。也许正是绝大多数人对戏剧性的人生的可望而不可及,于是他的 Twitter 便成了 84.6 万粉丝的聚集地。

老年的 McAfee,用自己的影响力为虚拟货币站台,Twitter 是他布道数字货币的主要阵地。

就在六月初,先是宣布自己要发一种名为 MRU 的实体钞票,而后又表示要再次竞选 2020 年的美国总统。

可他的很多言论,实际却又荒谬无比,总啪啪打脸。但,对粉丝的不负责他却丝毫未曾考虑,这也许就是飞来横祸,躺在病床的缘由。

抢救 24 小时后才从昏迷中醒来的 McAfee 的第一件事,便是发 Twitter 称:对于做这件事的人,你很快就会明白愤怒的真谛。我确切地知道你是谁。你最好走了。

不得不说,迈大爷这种——生命残,满目疮,但笑容依旧在的自信乐观,是常人无法企及的。

McAfee 一路走来,戏剧性的人生百转千回,动人心魄的背后也是在试探幸福的底线,就像《绝望主妇》登山员曾对 Susan 说:

你不想过得幸福,你有戏剧癖,如果故事没有戏剧性,你就创造情节 …… 但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你又开始折腾,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怎样把握幸福。

瘾君子

我们都是自身经历的囚徒,生命之承受之重,那是藏着你走过的路,看过的书,爱过的人,和你有过的钱 ……

回溯原生家庭,McAfee 的逆袭路走得并不顺利,可很惊人。

母亲是英国人,父亲是二战时期的美国大兵。于是这父爱确实如大山一般,狠狠压着 McAfee。嗜酒、人格分裂、家暴,这是父亲带给少年 McAfee 的,也影响着他一生。

上帝关上了小 McAfee 生活的门,同时打开的智慧的窗却也足够明亮。顺利考上了圣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的数学系博士生,这对 McAfee 并不难,就像酗酒对 McAfee 轻而易举一样。

攻博期间,因为与他负责辅导的一个本科女孩发生关系,McAfee 被学校开除了。但开头的狗血并不妨碍结局的欣喜,当然 McAfee 与那个女孩结为了夫妻,虽然婚姻并没有维持太久,可这符合所有狗血剧情的发展。

婚后的生活,McAfee 在酗酒的基础上开始用吸毒寻求精神上的愉悦了。不上瘾是不可能的,大麻、摇头丸、致幻剂……McAfee 一贯的作风:怎样嗨怎样搞。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世界好像一直如此。在 IBM 调度火车期间,他每天早上吃完摇头丸再去上班。

可,当快乐不再增加时,痛苦便来的更加凶猛。终于,这样的兴奋已经不能再满足 McAfee 的需求了。

后来选择服用新的致幻剂 DMT,这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死神的气息。可,连死都不怕时,还有什么能阻止 McAfee 对毒品的执念呢?

一次次地被辞退,所以不断换工作是 McAfee 的日常,但这并不影响他找到更好的工作。

在 Omex 公司工作期间,McAfee 每天上午都是在可卡因与威士忌中度过的。

快感以最快方式获取的同时,随着意识的清晰,恐惧也悄然袭来。终于,妻子的离开、狗的离开、被公司的辞退,接二连三的袭击逐渐瓦解了 McAfee 的心理防线。

他将自己关在房间中暗不见天日,并依托越来越多越刺激的毒品抚慰精神的伤痕、空虚。

在 1983 年,McAfee 在距离崩溃仅一步之遥时,他主动找到一位治疗师,并加入匿名戒毒会,可庆的是他挺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加入匿名戒毒会戒毒四年,这次浪子好像真的回头了。

与自己创立的杀毒软件公司为敌

1986 年,第一个计算机病毒 Brain 袭击了个人电脑,他偶然在报纸上读到关于 Brain 的报道。于是,他立刻决定自己成立公司,对病毒进行反击,所以 McAfee 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风口之上, McAfee 顺风展翅,他大肆宣扬电脑病毒的危害,并利用媒体及公众的曝光为公司服务,80 年代末,他的公司一年便赚了 500 万美元。

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财富》杂志评选的 100 强中,便有一半的企业都在运行他的反病毒软件了。

McAfee 太了解市场的运作了,1992 年世界级病毒米开朗琪罗问世时,他同样大肆宣扬,称米开朗琪罗 可能会感染 500 万台电脑。

抓住了电脑稀缺的属性,凭借这波儿操作,McAfee 软件销量两个月爆涨十倍,公司的利润半年涨 50 倍,McAfee 也借此成为了杀毒软件市场的巨头。此刻,也许是他此生最为风光得意之时。

毕竟「作死小能手」,并不是浪得虚名的。1994 年,McAfee 在自己创建的公司呆了不到 8 年,便辞职了。而后,他卖掉了大约价值 1 亿美元的股份。

所以,在 2010 年,Intel 以接近 77 亿美元高价收购行业第二的 McAfee 杀毒软件公司时,他基本上没赚到任何钱。且 Intel 还在协议中规定:McAfee 不准在任何产品上使用 McAfee 的字样。这也导致他很难再靠自己的名字来赚钱。

他曾将 Intel 告上法庭,理由是要求重新获得在新公司中使用其姓名的权利。但无疾而终后,这也是后来 McAfee 为何开始在 Youtube 上教别人如何卸载 McAfee 杀毒软件的原因。

金融危机下,McAfee 的财产严重缩水,1 亿美元缩水至 400 万美元,在各种开支下,McAfee 曾表示自己濒临破产。

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被满足便痛苦,满足却无聊,McAfee 硬是把自己耗得筋疲力尽。

涉嫌谋杀

2008 年,McAfee 因涉嫌谋杀邻居而逃往到美洲小国 Belize,他也卖掉了几乎个人所有的财产。

那时,他沉溺于研究开发抗生素的世界之中。他相信在微生物学者 Allison Adoninzio 的帮助下,他能建立一个利用植物对抗疾病的产品,并成立公司名为 Quorumex。显然 McAfee 此次的判断是错误的。

虽然创业失败了,但这并不妨碍 McAfee 买买买。

先是在 Belize 买下了全球最美的龙涎香岛;随后,又买下了在玛雅废墟上游的河边湿地,然后在湿地上盖茅屋、开雪茄厂、建咖啡公司、修码头、开渡船……

同年,2012 年 11 月 9 日,迈克菲的爱犬在一个夜里被毒死,11 日,他的邻居被人射杀身亡,本身就与邻居有过节、还是枪支的狂热爱好者的迈克菲成为了警方的嫌疑人。

14 日,迈克菲选择在接受 Belize 政府质询前跑路了,他躲在自己的私人小岛上,而这座小岛距离 Belize 本土大概有 15 英里。在此期间,McAfee 一直否认这一谋杀指控,他还在自己的博客上悬赏 2.5 万美元寻找真凶。

哪怕是逃亡, McAfee 还能从中找到乐子,在博客上直播自己的逃亡生活才是乐趣所在。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12 月 6 日因为暴露坐标,他在危地马拉被捕,虽然最终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杀死了邻居。但这件事情过后,他还是背负着极大争议的。

竞选总统

McAfee 上一次参选是在 2016 年,最后赢得选举的是特朗普。受伤?迈大爷,随后便称不再考虑从政。

可 2018 年 6 月 3 日,McAfee 在 Twitter 上再次宣布将竞选 2020 年的美国总统。于 McAfee 而言,他称竞选总统是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加密社区,否则他将建立自己的党派。

涉嫌谋杀,竞选总统,被下毒的比特币鼓吹者

币圈带来的财富效应,迈大爷怎能不被吸引。况且这可能与他早年的逃亡的经历也是密不可分的,毕竟枪支弹药、毒品肆意的暗网交易之中,比特币也是流行元素之一。

当很多粉丝表示对他支持时,看着貌似极度认真的他对于竞选结果,其实并不是很在意,称不要以为我有获胜的机会,我不会这样想……

一个 70 多岁的美国老头,极力站台于各种虚拟货币,为了赚钱,他总是在推文中给加密货币打广告,并公开收取站台广告费,甚至有超过 17 家加密货币公司或平台邀请 McAfee 担任顾问或与其合作。

McAfee 用自己的影响力为虚拟货币站台,Twitter 是他布道数字货币的主要阵地。

作为一名矿工,他的公司 MGT Capital Investments 从事比特币和以太坊挖矿业务已经一年有余,McAfee 也算是早期入场者。所以,在 Twitter 上发表言论及对 token 价格投机行为预测的准确性,McAfee 是吸引了不少粉丝的。

他曾预言,2017 年比特币价格会涨 10 倍,2018 年比特币能到 5 万美元,2020 年会涨到 100 万美元一枚,如果不到的话直播吃 diao——不得不说,这很宝二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