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均的中指,古典 VC 的凯歌

形势正在起变化。

曾经抱团玩耍、开心赚钱的币圈投资「新富」们,一觉醒来,发现曾经被取笑为「古典投资人」的传统基金们,已位居自己之上。

「风起于青萍之末」,杜均的「中指」背后,局势的变化来得比预期要快。

在「闯入者」FCoin 的冲击下,「交易所的强势与独裁一去不复返了」。

对于币圈投资「新富」和项目方来说,选择权似乎回到了手上。

坐不了庄的「庄家」杜均

杜均「竖起的中指」,让币圈高潮了。

毕竟「庄家杜均」名声在外,火币联合创始人痛斥火币 Hadax,则让外界充满对杜均、李林「同室操戈」、「兄弟反目」的想象和揣度。

事情起因是火币 Hadax 的规则改变。

Hadax 是火币于今年 2 月份推出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平台采用投票上币的方式。

超级投票节点则是 Hadax 后来设置的机制,协助对申请投票上币的项目进行专业的投票和点评。

超级投票节点拥有以下权益:提名的项目优先进入 Hadax 项目初审;超级投票节点可以对初审项目进行投票和点评,投票不需要支付 HT;获得 100% 超级投票节点支持的项目将直接进入 Huobi Pro 过会审核流程。

6 月 29 日,火币 Hadax 发布公告,对超级节点规则和投票规则进行了改变。将超级节点分为两部分,常务节点和优选节点。

常务节点为邀请制,优选节点为申请制,且优选节点还面临着末位淘汰的风险。

「所有上公众投票列表的项目,必须有一个常务节点支持,原先没有常务节点支持的项目会从公投列表中清除,统一退票。」公告称。

次日,杜均在朋友圈抨击火币 Hadax 并配以竖中指的图片,随后节点资本和 Dfund 宣布退出火币超级节点。

Hadax 的规则改变实际上给了常务节点巨大的话语权,包括杜均节点资本在内的优选节点则成了事实上的摆设。

没有常务节点支持的项目,就无法上线 Hadax。

在节点资本、Dfund 宣布退出火币超级节点后,币信资本、了得资本等超过 10 家数字货币基金紧随其后。

在币圈,除却比特大陆这样的大矿场和矿池之外,交易所同样也站在食物链顶端,掌握着生杀予夺的巨大话语权。

其分量和作用可以类比电影院线。电影再好如果没有院线的支持,票房终究不会有大的起色。这也可以解释万达院线为何能够雄踞中国电影市场。

对于此次规则调整,李林给出的解释是,出于平台自身风控的需要,选择信用较好并且存续期较长的作为常务节点。

杜均的中指,表面看是对规则改变的不满,事实上则是对规则背后上币话语权被剥夺的愤慨。

「古典」投资人的胜利

真格基金、北极光创投、九合创投、策源创投、险峰长青。

仔细梳理可以发现,在 14 个常务节点当中,除却比特大陆、丹华资本、Draper Dragon 等起家较早的国内外顶级数字货币投资基金之外,剩余 5 家皆为传统投资机构。

相比节点资本、BlockVC 等出生于币圈的「新富」,真格、策源等 5 个投资机构称得上是「旧贵」。

长住海外的赵长鹏不知道或者不在意红杉资本等老大哥的厉害,但身居国内的李林肯定心知肚明。

在中国,传统投资机构老大哥们的资源、人脉和社会地位,并非这些做交易起家的「新富」所能比拟。

真格基金徐小平在投资界和互联网圈的地位不言而喻,其振臂一呼 ” 拥抱区块链 ” 就让区块链成为了 2018 年年初最火热的词汇。

策源创投的冯波更不必言说,OKcoin 早期投资人,在投资圈内拥有极大的号召力。

此前,策源创投冯波和真格基金徐小平曾组织过币圈「东兴局」,李林、徐明星、李笑来、陈伟星等一众币圈红人出席。

冯波和徐小平发话,币圈大佬们都要卖个面子,虽有嫌隙和争端,但也不好推脱,只得笑脸相迎,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更重要的是,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这块大蛋糕上,传统的基金也虎视眈眈,毕竟币圈的财富效应百倍、千倍于传统投资。

杜均的中指,古典 VC 的凯歌

真格基金先后投资了公信宝、Iost、Dat、Hot、Lino 等数十个区块链项目,在徐小平的加持下影响力有目共睹。

其余四个投资机构,据天眼查显示,2018 年,策源创投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占据其投资总量的近一半,但也只有 7 笔。险峰长青区块链投资项目为 2 笔,北极光创投、九合创投更少,仅有 1 笔。

投资「旧贵」们还未在币圈「大展拳脚」就成为了拥有决定权的常务节点,这多少让出生于币圈、扎根于区块链的「新富」们寒了心。

但是在「旧贵」面前,李林是买账的,「Hadax 并非基金评级机构」李林回应。

一个数字货币基金的创始人在接受深链财经采访时曾称,通过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自己能够跟之前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的投资人平等对话,感觉还挺好的。

但在火币超级节点这件事上,风头正盛的币圈投资「新富」则被泼了一盆冷水。

部分数字货币基金的声明体现了这一点。有基金称,在这样的熊市下,全球路演的是节点资本、创世资本这些基金,而不是传统基金。

被币圈取笑为「古典投资人」的传统基金们,这次展现了自己的「肌肉」。

「姜还是老的辣」。

交易所的话语权

放在之前,杜均等人不可能公开与火币撕破脸,毕竟话语权在火币等传统交易所巨头手中。

但 FCoin 的横空出世,给了杜均等人叫板的底气。在 FCoin 的冲击下,多个「交易即挖矿」的新兴交易所涌现,火币、OK、币安三大交易所的交椅是否一如既往的稳固则要打上一个问号。

交易所的竞争格局在变,交易所项目方的关系也在发生转变,原来三大交易所「卖方市场」的地位面临着考验。

毕竟对于项目方而言,选择多了。

对于杜均而言,除了火币,爆红的 FCoin 也是不错之选。更何况他还是张健出走火币后的第一个投资人。

「节点资本(Node Capital)即日起退出火币超级节点,不再参与 Hadax 任何项目投票事宜。交易所的强势与独裁一去不复返了,节点资本将联合超级投资联盟,把优质项目推送给以 FCoin、Bgogo 为代表的社区自治型交易所,免费上币。我也会力推节点资本所投资的 10 余家交易所改变营收和经营模型,好资产配好交易所。」

杜均的号召引来了诸多项目方的支持,项目方纷纷表示,已经备足了 FT,准备上 FCoin 创业板。

甚至曾经批评 FCoin 模式有问题的 Ruff 创始人 Roy Li 也积极响应,表示准备了 50 万 FT,等排队了。

「节点资本所投项目超过 160 个,每个项目都会持有超过 50 万 ft。」杜均的话里多少带着些意气用事的味道。

杜均的「中指」和离开,究竟是对交易所格局判断的先见之明,还是负气少年的一时冲动?

这只能交给时间来判断了。